中国影视盗版简史:网络电影半小时抓取,院线电影1天盗录

2020-01-15 20:48  点击:次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红颜
原创 网视互联编辑部 网视互联
 
作者 | 赵天成
 
谁能想到,前段时间热闹非凡极具爆款相的《庆余年》,如今在悄无声息中收官。出现这种情况,很多人将原因归咎于视频平台的“超前付费点播”,却忽略了背后真正的祸根——“盗版”。
 
事实上,被盗版影响的不仅仅是一部《庆余年》。一直以来,盗版都如同漂浮在网络影视产业上空的“雾霾”,通过微信、微博、网盘疯狂弥漫,不断窃取着视频网站的收入和流量,同时也侵蚀着创作者的创作热情和生存空间。
 
中国互联网视频发展的这十几年,盗版与反盗版的斗争一直都在继续。
 
让人绝望的地方在于,虽然技术在不断升级,反盗版行动也一直在持续,但不得不承认,我们目前依然没法有效监测盗版、根除盗版,甚至没法让盗版减少,我们的一切努力也只能让盗版收入的增长放缓而已。
 
尤其这次视频网站的“超前付费点播”,激发了已经具有付费意愿的VIP会员传播盗版的热情,甚至让观看盗版、传盗版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正义感,值得视频网站反省和警惕。
 
网络电影半小时抓取,院线电影1天盗录
 
网视互联了解到,一般院线电影上映6小时,盗版者即可拿到枪版资源(即由摄像机或手机盗录的质量较差的抢先版资源),1天可以拿到高清资源。
 
2019年春节档院线电影《流浪地球》《廉政风云》《熊出没·原始时代》《新喜剧之王》上线1天,网上就出现了高清资源。一个叫“麻花影视”的app通过盗版影视资源进行传销式“拉客”,甚至接到片方律师函都拒不下架,简直就是赤裸裸地向《著作权法》挑衅("麻花影视"猖狂盗版挑衅法律,四大片方联合宣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样的情况,在2020春节档将继续上演。
 
然而,一边在打击,一边却换个域名重新上线,就在麻花影视被打掉的同时,另外一个麻花影视早已经死灰复燃,这就是中国打击盗版的现状。
 
盗版对网络电影、网络剧的摧残,要比院线来的更加直接和彻底。网络电影几乎可以实现“秒盗”,半小时完成抓取,3小时完成盗版更新。
 
因为对于院线电影来说,电影院的视听体验是手机端的盗版链接无法替代的,但对于本来就在电脑上点播的网剧和网络电影来说,盗版链接的观影体验跟正版链接的体验差别不大,每一次盗版的成功都意味着参加付费分账的点击的减少,这对于以付费点播作为唯一盈利模式的网大、网剧来说,简直是致命的。
 
甚至,有些盗版者通过代码可以免费观看所有视频网站的VIP付费资源,“盗版技术”让人不寒而栗。
 
中国网络视频盗版“简史”
 
目前国内几大视频网站,都曾有一段明目张胆的盗版黑历史,“盗版”曾经是国内任何一个网站的原始基因。
 
早期,互联网的特点就是“自由、开放、平等”,国内的版权意识普遍不强,用户习惯于互联网免费,音乐、视频成为互联网盗版的重灾区。就连优酷、土豆这些视频网站,也曾或多或少带有盗版的原罪。
 
2011年初,VeryCD下载服务关闭。迅雷接替VeryCD,成为网友们下载的首选。
 
2014年,为了成功上市,迅雷主动与盗版进行切割。而彼时网友的反应是迅雷“资源越来越少”。
 
相比于迅雷,被誉为“宅男神器”的快播的结局更为惨烈。因为内容涉黄,快播公司被查封,创始人王欣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注意,是因为涉黄而不是盗版。
 
此后,人人影视以及一些字幕组开办的小论坛崛起,A站、B站在这一轮“盗版生意”中胜出。
 
还有不少正规大平台,打着技术中立的幌子,公然传播盗版,滥用“避风港原则”以逃避打击。
 
不过现在,在经过一轮轮的反盗版行动之后,一系列大规模的盗版站纷纷倒下,但小网站依然层出不穷,而更多的资源则开始以个人的方式,通过百度网盘的方式流传。
 
现在,就像当年正规大网站侵蚀创作者一样,现在的一些小网站也开始侵蚀这些大网站,当然,还有创作者。
 
《庆余年》的“超前付费点播”,其实就是正版付费者为盗版消费者买单。盗版商没有任何成本就发了财,结果却把成本转嫁给正版购买商,正版购买商成本提高了,不得不再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最终还是正版消费者替盗版消费者买单,这就是恶性循环。
 
在创作者看来,盗版是对知识产权的不尊重,可是在“盗版者”那里,盗版反而成了一种“看得起你”,在观众看来,盗版不盗版无所谓,能免费看,谁还付费。
 
中国影视反盗版的“三大难题”
 
为了打击网络侵权盗版,国家版权局等有关部门可谓不遗余力,甚至连续几年开展专项治理,虽然网络版权环境明显好转,但盗版平台仍然层出不穷,原因何在?
 
在网视互联看来,打击影视盗版存在“三大难”:
 
1、根除难。盗版服务器一般都在国外,而且已经形成了体系化规模化的利益链条,数据迁移十分方便,很难一举歼灭。消灭了旧的,冒出来新的。
 
年初的“麻花影视”,被公安部抓获17人,成为了反盗版最成功的案例,但这依然阻挡不了“麻花影视”的盗版。事实上,直到现在,“麻花影视”依然火爆如初,不仅app内影视剧还在持续更新,就连会员等级、积分也可以直接延续和累积,似乎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2、取证难。盗版朝隐蔽化、地下化发展,有时候即便发现了盗版,也很难找到盗版网站的主体,即便确认了主体,也可能是空壳公司。
 
尤其如今百度网盘资源盛行,每个普通人都可能是盗版的传播者,愈发难以得到有效遏制。
 
3、维权难。诉讼程序繁琐,且诉讼周期长,打官司需要消耗很大的成本和精力。等到官司有了结果,至少是半年以后,该造成的损失早已不可挽回,诉讼基本上就是出力不讨好。
 
网络文学用了10年,才实现了反盗版的基础胜利,才让网络文学有机会大放光彩,而现在,网络视频的反盗版之路才刚刚开始。
 
网络文学反盗版的胜利,就是现在网络影视应该努力的方向。只是,这场与盗版商的游击战争,必然与观众付费习惯的培育同时进行,并且注定持久而漫长。
 
·END·

编辑:红颜

标签:网络电影
相关阅读
影视股六连涨,开门红的2020年将迎来影视股大年?

影视股六连涨,开门红的2020年将迎来影视股大年?

上涨的不止芒果超媒,2019年12月开始,影视传媒股常常出现一片大红。就连曾在去年8月月内股价下跌30%的慈文传媒,也于年末连续上涨9天,涨幅达60%。...

2020-01-15 20:51:33 影视股
中国影视盗版简史:网络电影半小时抓取,院线电影1天盗录

中国影视盗版简史:网络电影半小时抓取,院线电影1天盗录

一直以来,盗版都如同漂浮在网络影视产业上空的“雾霾”,通过微信、微博、网盘疯狂弥漫,不断窃取着视频网站的收入和流量,同时也侵蚀着创作者的创作热情和生存空间。...

2020-01-15 20:48:13 网络电影
第七届中国国际音乐产业大会蓄势待发 音乐创作大赛及创作营重磅嘉宾来袭

第七届中国国际音乐产业大会蓄势待发 音乐创作大赛及创作营重磅嘉宾来袭

随着音乐流媒体的发展,音乐行业在多元互通的外部环境下迎来了更多的发展契机,但同时也面临诸多挑战。第七届中国国际音乐产业大会为探讨音乐产业未来发展趋势和新型合作的商业模式,打造多元化...

我要说一说